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熊晓辉:艺术人类学与人文主义

[日期:2009-08-03] 来源:作者惠赐  作者:熊晓辉 [字体: ]

 艺术人类学与人文主义

熊晓辉[1]

(吉首大学师范学院,湖南吉首,416000)

摘要:“人文主义”是对“人的价值”的理解,在艺术人类学领域中涉及到艺术人类学对自身认识和思考,而并不仅仅是一种特定的社会思潮。人文主义在艺术人类学领域中有着广泛的思想意义以及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

关键词:艺术人类学;人文主义;理论层面;社会思潮;困境

艺术人类学在19世纪末期形成,并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人类学家使用艺术资料来研究跨文化的变异性或共同性的结果。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人类学理论中,艺术类型及艺术中不断出现的特征组合群,同其他文化一样被用做文化进化和传播普遍假说的证据。19世纪中期,西方学术界进入一个分科日益纷繁的时期,通过对文化的研究来理解人性的学科——人类学,在这一时期逐渐形成。人类学是通过研究人类的文化来理解“人”的学科,或通过研究时空和结果中的人类文化来理解人类共性、自性和他性的学科。该学科形成的基点是“文化”,特别是异域民族的文化,成为西方学术界探讨人性的主要参照物[1](p4)。在今天看来,民族艺术比起西方艺术来是比较守旧的,西方艺术一般是高度专业化,鼓励形式不断革新、内容日益繁荣与丰富多彩。

艺术人类学产生初期,也就是19世纪末,艺术人类学与许多人文学科一样开始了从理性向实证的转向。美国人类学家博厄斯最早提出了关于艺术类型心理和象征意义的学说,博厄斯的学生克鲁伯则探讨了艺术类型的历史发展与文明进步的相互关系,并对诸种艺术形式作了跨文化的比较研究,试图建立艺术类型或形式与社会或社会心理因素的广泛相关性。人类学对艺术关注的取向,若置于整个人文发展思潮中来考察的话,它符合人本主义美学反对理性至上、从概念出发而回归人和审美主体及其经验的学术取向。人类学家费希尔运用统计资料说明,平等社会的艺术特征是简单因素的不断重复,而等级社会的艺术则融合了大量的不同要素。这种分析依据的是社会所有成员都具有的众趋人格概念,并假定了艺术与社会文化里价值观和艺术类型存在多变的特性,因此,这种观点受到了不少人类学家的批评[2](p192)。再者,在人类学寻求回答或解释有关艺术的一些具体问题时,恰恰人文主义为其提供了有利的契机,同时都把目光从理性转向实证,这种学术取向和旨趣的趋同,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消除了人文主义和人类学的对立。美国人类学家博厄斯和英国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是重要的代表人物。对艺术象征性的人类学研究,人们也经历了从心理学或心理分析到结构主义方法的转变,涌现出了多种理论流派。新弗洛伊德主义的阐释,显示出艺术象征性与解决个体心理冲突的古典心理分析关系。但是,也有人类学家所做的研究,证明了不用求助于弗洛伊德的理论模式,而根据广泛的宇宙观和技术环境内涵,同样可以分析艺术中的性的象征特性。列维——斯特劳斯的理论也已深深地影响了艺术人类学的研究和发展。

目前,人们对艺术人类学认识有很大的局限性,许多人认为艺术人类学研究的只是一些少数民族艺术和原始艺术,非常关注土著艺术、民间艺术等。也许,这些都是艺术人类学研究最根本、最基础的成份。但是,艺术人类学更关心的是全球和全人类性的艺术,它从人和艺术的协调发展出发,用平等的眼光看待人类不同时期以及不同地区、不同阶层的艺术,它强调艺术相关联,即使是对单一艺术现象进行研究,同时也综合单一艺术现象与其他众多现象呈现出来的整体特征。在当今流行的各种狭隘的人文主义对艺术人类学及其价值的理解上,观念是肤浅的,也在不同程度上受到批判。人们提出的新的人文意识或人文观念,是从人和人类文化的协调发展,特别是从人的生存、发展、自由和解放这个高度来理解人文概念。

提到人文主义概念,因其本身历史复杂,含义多重且变动不定,人文主义时常被称为“人本主义”、“人道主义”、“人生主义”、“唯人论”等,从未统一。后来,阿尔都塞和福柯对“理论性反人文主义”批判之后,“人文主义”一词在当今批评和文化理论的语汇里已经带上了“本质主义”、“人中心论”以及“我族中心主义”等负面的含义。人类学在研究与发展过程中,也提倡“人文”观念。“人文”观念指的是“人”与“文”密切相关,人应当是现实的人,不应当是抽象的,而“文”也不应是抽象的人的“文化”。人类学反对将“人文”仅仅局限在文化生活或精神生活的范围内,离开“现实的人”来抽象地谈论人的精神生活。人类学更反对许多狭隘的人文主义者那样,只关注人的物质生活,而忽视人的精神生活。在人类学的理论中已经指出,各种狭隘的“人文主义”对人类学研究及其价值的理解是狭隘的、肤浅的或片面的。人们要全面而深刻地理解人类学与科学人文主义及其价值,需要克服并超越狭隘的实证主义和功利主义的科学观,而且需要克服并超越狭隘的人文主义、人本主义的文化观,树立新的人文意识或人文观念。

 

在新的人文主义思潮的影响下,艺术人类学家处处都在运用人文的概念去解释艺术。西方人类学家认为艺术反映了一个民族或部落的文化价值和关怀,并通过艺术可以知道一个民族或部落是如何安排其世界的,还可以发现许多有关其历史的信息。另外,艺术人类学家发现音乐和视觉艺术也可以帮助人们洞悉一个民族的世界观,通过对一个民族分布状况的研究,还可以提供有关其历史的信息。美国艺术人类学家威廉·A·哈维兰指出:“当人类学家把艺术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加以研究,他们有一项非常愉快的工作,在任何特定文化中对所有富有想象力活动的可能形式进行编目、拍照、记录和描述。世界上有大量艺术表现形式和模式。因为世界各地的人们一直在创造和发展新的东西,所以没有迹象表明,人类学家搜集和描述世界上各种艺术表现形式的兴趣有丝毫减少,这些艺术表现形式包括:装饰品、身体装饰、服饰变化、各种毯子图案、陶器和竹篮的风格、建筑上的修饰、纪念碑、仪式面具、传奇、劳动歌曲、舞蹈以及其他的艺术形式。但是,这种搜集过程最后必须要引出对艺术和文化其他部分之间关系的某种分析和概括。”[3](p389)艺术发展到了今天,有许多门类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艺术门类的范畴,尤其是行为艺术,其已经将艺术与生活的边界完全拆除,将日常生活的话语作为艺术创作的形式展示给观众。在人类学发展的历程中,有了新的人文意识或人文观念,我们就不难理解科学的诸多价值在本质上都是人文的。在新的人文意识或人文观念的视野中,艺术不仅具有重要的自身价值,而且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和精神价值。

 

在对艺术人类学和人文主义的讨论中,人文主义既在理论层面与实践层面呈现出来,其中,理论层面特别与方法论问题上,即与艺术人类学形成或获得其知识的途径相关联。今天,艺术人类学研究的目的就是对人类艺术的一个全面认识,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一个全球一体化的时代,文化艺术已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从新的人文角度出发,各种艺术之间所结成的相互关系,以及艺术在整个社会中所占据的位置及作用等等,都是艺术人类学所要关注的视野。音乐艺术是艺术人类学家们关注的重要部分,在人文主义思潮中,音乐艺术关注的核心是人类的音乐艺术现象和音乐活动,而音乐现象和音乐活动所体现出来的人类精神活动,恰恰又是艺术人类学所关注的焦点。所以,20世纪80年代,艺术人类学在西方兴起后,人们用人类学的方法对音乐进行研究也开始了。用人类学的方法对音乐进行研究从研究欧洲音乐入手,首先遇到的问题是倾向于用人们认为对欧洲音乐很重要的要素来讨论音乐,调性、节奏、旋律等都是人们讨论的中心。而后,人们打破了以欧洲为中心来研究音乐的思想框框,同时把对音乐的研究展开到一些非欧国家,包括中国、日本、朝鲜、印度、埃及、阿拉伯各国等。音乐家们反对欧洲中心论是从比较音乐学到民族音乐学或音乐人类学开始的。音乐人类学产生后,以西方中心主义思想进一步受到批判,因为西方基本上是以自己的音乐为标准来衡量非西方音乐的。在音乐人类学学科兴起之后,“文化价值相对论”的思想对立着以欧美中心主义为基础的“文化单线进化论”思想,随着“文化价值相对论”思想在音乐人类学中的运用,使之与“欧洲音乐中心论”进行了对抗。中国属于发展中国家,亦属非欧音乐国家范畴,民族音乐学学科在20世纪20年代才被介绍到中国来,当初,一部分学者只在原来的民族音乐学立场来反对西方中心主义,后来比较音乐学的介入使人们发生了思想转变,在历史反思中,人们一边否定“西方中心”,一边建立自己的“民族中心”,也就是后来人们在对现状和未来的思考中,人们一边附和“全球化”,一边坚守“民族性”。宋瑾博士在其论著《西方音乐——从现代到后现代》中叙述了有关“西方中心”与“民族中心”的一些问题,并指出:“20世纪的中国‘新音乐’是与‘五·四’新文化运动相对应的概念。直至世纪末,关于新音乐的评价,以及关于新音乐的未来发展,始终是一个重大问题,在音乐界长期讨论,经久不衰,而且问题总跟‘ 中西关系’连成一体。这是因为‘新音乐’指的是西方音乐传入中国、影响中国的音乐创作而出现的不同于传统音乐的新品种,它从一开始就与西方音乐扯在一起。如上所述,在本文提及这个问题,是因为中西关系问题在世纪末与‘后殖民批判’密切相关,而‘后殖民批判’又与后现代主义思潮密切相关。” [4](p247)关于音乐的中西关系,从“后殖民批判”角度看,出现了新的动向,在音乐方面主要表现为理论与实践中出现的后殖民现象,而不只是引用后殖民批判理论来思考中西音乐关系。因此,包括新潮音乐在内的新音乐的中西关系问题放在学理层面来探讨,成为音乐人类学的重要论题。

人文主义追求的目标或所要解决的问题是满足个人与社会需要的终极关怀,人文不仅是一个知识体系,认识体系,还是一个价值体系,伦理体系。在此人文往往是非逻辑的、非实证的、非一元的,是同人的精神世界密切相关的。人文主义从一开始就体现着以人为本的中心思想,在其发展过程中把人的价值、人的理性、人的教育看成为基本内容。回顾人文主义思潮对艺术的影响,人们发现在19世纪初人文主义概念就被人们广泛使用,并在以后的研究中拓展成为一种理性至上主义或一种人道主义精神,同时也成了一种追求个人自身解放和以人为本的价值态度。在西方,思想家们对人文主义进行了重要诠释,有的是根据自己的时代个人主义来展开的。洪堡认为人文主义就是指承认理性和经验是真理的唯一基础。一些社会主义者把所认可的共产主义称为进步的人文主义。罗索认为人文主义就是代表一种主张激进人类中心主义的反宗教思想。对人文主义概念的理解,也表明某个历史时期新兴思想的个别意义向表示以人为本来思考一切问题的思维方式。人们也肯定,用人文主义来概述当时知识分子的精神状况是适合的,人文主义正好构成了对当时西方所流行的科学主义思潮的一种内在性批判。在中国学者的眼里,人本主义成了古代“民本”思想,“人文主义”在中国被释为“人道主义”或“人本主义”,在汉语中,这三种意义的差别有时特别明显。近些年来,“人文”在中国成了和科学对立的概念,但是“人文”从和宗教有神论对立的意义上,人文主义和科学是站在一起的。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李申指出:“科学是人文的一种,也是人的、人类的东西。把科学获得的知识用于少数人的甚至个别人的私利,也是所谓‘人文对科学的指导。’统一的科学精神是存在的,那是一种使科学能够达到自己追求确切知识的目的的精神。把与宗教有神论对立的人文主义转向包括宗教有神论观念在内的人文精神,不仅是理论上的错误,也是现实中一系列事变的结果。”[5](p171)反思和检讨人文与科学所追求的目标,科学与人文是共生的,是互动的,有以人文导向的科学,也有以科学奠基的人文,科学与人文同源其生,而且互助互动。由于人们对现代世界的技术形态与文化形态的深入分析,人文科学越来越受到人们重视,人文科学在现代世界中主要是分析世界的文化形式并进一步推动其发展,它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们所研究的对象本身,如历史的及艺术的等等,通常都定向成分于其内。人文科学在某种意义上在于批判性地和建设性地对世界的文化形式加以反思。

 

艺术人类学在其特定的发展历史和形成过程中,获得了自己独特的研究方法和学科物质,形成了自己的特殊性,它的知识结构产生于社会,来自对人类艺术的参与观察和体会。英国人类学家雷蒙德·弗思开拓了广泛的田野工作,在认识论的层次上,他让人们接受了朴实的人文主义思想,后来被称为“英国人类学之父”。在跨越文化的过程中,人类学曾陷入了困境,其中帝国主义、殖民主义、民族中心主义及现代性,曾阻碍人类学家向真实的人文世界迈进。在人类学的人文主义中,人类学的因素曾活跃于古史的各种想象中,但它的学科体系主要是近代的产物。从广义的人类学,到现代人类学对于文化和社会问题的关注,到生活方式多样性的研究,到文化变迁的探究,到自己体会的人类学互惠,这种种的描述,种种的分析,种种的探索,表达了人类学的基本精神[6](p206)。人类学对艺术的研究,若放在人文主义概念中,它符合人文主义反对理性至上、从概念出发而回归人和人文主体及其经验的学术观念上,人类学对艺术的研究方法与方式也可能直接被艺术人类学接受。人文主义和科学主义的互相结合与补充,对于艺术人类学产生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外在条件而已,因为艺术人类学所赖以产生的母体学科,即人类学和艺术学之间最能发生基因组合。

 

参考文献:

[1]罗康隆. 文化人类学论纲[M]. 昆明:云南大学出版社,2005.

[2]黄平,罗红光,许宝强. 社会学·人类学新词典[M] . 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2003.

[3](美)威廉·A·哈维兰. 文化人类学[M],瞿铁鹏,张钰译. 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6.

[4]宋瑾. 西方音乐——从现代到后现代[M] . 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2004.

[5]熊晓辉.音乐人类学论纲[M].贵阳:贵州民族出版社,2008.   

[6]王铭铭. 人类学是什么[M] . 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

 

作者简介:熊晓辉(1967——),男,湖南凤凰人,吉首大学师范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传统音乐、音乐人类学、民族文化及钢琴教学等研究工作。

地址:湖南省吉首市雷公井10号吉首大学师范学院

邮编:416000

E-mail:Xiong80888@163.com

 

Art Anthropology and Humanism

Xiong Xiaohui

 

(The Normal college of JishouUniversity, Jishou,Hunan,416000)

Abstract: The humanism is the understanding of people’s value and it refers to selfcognition and thinking deeply of art anthropology in art anthropology field and it is not only a kind of specially appointed social trend of thought .The humanism has broad thought significance and indispensable important position in art anthropology field.

 

Key words:art anthropology;the humanism;the tier of theory;social trend of thought;difficult position

 


[1]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2008年规划基金项目“音乐人类学的理论与实践”。

项目编号:08JA850003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ixj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2)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2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10/8/1 15:32:36
有道理,好文章
第 1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09/10/24 10:51:40
好文章
热门评论
* 匿名 发表于 2010/8/1 15:32:36
有道理,好文章
* 匿名 发表于 2009/10/24 10:51:40
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