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对话与中国文艺复兴
2011/6/21 12:26:13

(图片注:左一:李欧梵 中间:白先勇 右一:乔建)
白先勇:讲到文艺复兴,再不复兴,就该恢复不起来了。
乔健:我们确实有这个需要来做。有过两次讨论异文化,这次归到主流中去,从文学到21世纪,“情”好像不在了,我们怎么样能把“情”恢复起来,我们中华文艺复兴,没有“情”,怎么复兴中华文化?
作为知识分子,文学家艺术家应该怎么做?另外一个新的文学怎么做的问题。中国人的基本思想是儒释道的观念。但是现代的小说中,这些都进不去了,没有了残留的儒家的东西,显得非常非常的薄弱,我们怎么样有新的文学作品可以把儒释道带进来。
你们两个是专家,请讲一下。
 
李欧梵(香港中文大学伟伦人文学科讲座教授):我对传统又爱又恨,怎么样振兴这个传统,从创作的角度,到目前为止,孔子学院呀,没有人讲到晚明,没有人提到情,官方文化中,总是将情边缘化,蒋介石也是王阳明那派。
他们情与欲望联系起来。精神的灵魂的,基督教的层次被一笔抹杀。欲望被变成一种物质崇拜。
以欲,身体,科技为主的电影。中文大学最大的大师竟然没人记得。沙田几位大师要重新被提出来,新儒家的,现在重新探讨儒学的话,
道家和佛家,佛家在香港很流行,几个好朋友都和佛有关。最近画的观音像,以美术创作来找寻佛家真正精神的不多。赚不到钱了赶紧去拜佛,如何上到美学的形式呢?
中文大学,很多道家研究的,在中国当代文学,没有人用小说来重新创作历史。李维竣是个例外。只是一点点而已,小说的框架是利用那个出来,并不是来追溯那个文化。
一般来讲,大陆做的最好的,历史连续剧,康熙乾隆三国。
最近的关云长根本不是关公,三国最重要的任务诸葛亮是儒释道。
在这种情况下下,怎么复兴呢,怎么把论语讲的太平易近人的话也不是可行之道。
 
白先勇(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荣休教授):我对这个也没有深入研究,我只是觉得中国的文学还是离不了基本的架构。如果我们现在不是研究源流。重建儒学很不容易,基本的做人道理还是受影响很大的。一个传统还是由很多天才的组合。中国有个希望。我们在美国,有厚厚的一本书,不管学哪科,每个人都要念,我们也要开,厚厚的中华文明,所有的学生都要学。大一大二,至少从古到今,非常扎实的一本教科书。我们得培养师资来写这本书。
乔健(世新大学异文化中心):白教授提出的也是个新东西,例如把旧的昆曲新版。台湾的好现象,教小孩子读古诗。
 
李:传统已经变成鬼魂了,所有我们要招魂。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中国艺术人类学网——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主办,China Art Anthropology Institute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