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年的历史文化积淀。继2006年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遗”名录之后,2010年又入选世界“非遗”名录,现已形成以汪秀霞、赵志国等为主体的传承体系。医巫闾山满族剪纸作为传统美术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其独特之处在于剪纸艺人在创作的过程中不受任何外界因素影响,可以不打腹稿,提起剪刀就能剪出千变万化的图形,这些作品是艺人们内心性感的独特表达,喜怒哀乐尽显其上。医巫闾山满族剪纸艺人几乎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更没有经过艺术理论训练,但是他们可以把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悟以剪纸的形式呈现出来,整个创作过程充满未知,但是最终剪出来的作品却都有故事,这些均来自于他们对生活的深刻理解、对自我内心的真实表达、对艺术的不懈追求,这就是医巫闾山满族剪纸的独特魅力。
二、辽宁沿海经济带辽西段满族民间工艺发展分析
“无论是某个企业或产业,清楚地确定其资源优势和缺陷,了解其面临的机会和挑战,对于制定该企业或产业未来的发展战略都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1]同样的,明确满族民间工艺在发展中的优势、劣势、机会以及面临的威胁,有助于制定科学的保护与传承策略,促进其进一步发展。
(一)文化内涵丰富,原有发展基础较好
锦州满族民间刺绣和医巫闾山满族剪纸都产生于辽西地区满族民众生活中,具有深厚的满族特色,地域特征也非常突出,不论是刺绣作品还是剪纸作品都蕴含着深刻的文化内涵,在题材或内容上,这些都是满族民间工艺的重要代表,为其他民间工艺的发展提供参考。此外,满族民间工艺的群众基础雄厚,满族民众的喜爱和支持为其文化产业发展奠定基础。第一,锦州满族民间刺绣以实用性强著称,自古以来就被应用于满族服饰制作,也被用于装饰点缀服饰、抱枕、拎包等,随着时间的推移,已逐渐应用到生活的多个方面,现如今老百姓用的门帘、坐垫等日常用品中随处可见满族刺绣的踪影,这就说明部分满族民间刺绣绣品是民众日常生活中的必须品,民众需求量稳定,市场需求量大,发展空间充足。第二,医巫闾山满族剪纸的主题以表现满族原始的自然崇拜、生殖崇拜、祖先崇拜、满族民间风俗等为主,其中自然崇拜多表现“生命树”、“山神”等神灵形象,生殖崇拜多表现“柳树妈妈”、“嬷嬷人”等女性形象,民间风俗多表现“结婚”、“生子”等美好事项,以粗犷的线条、细腻的手法表现满族文化,深受满族民众的喜爱,在民间常用于祭祀活动或装饰房间,已经成为满族民众的生活习惯之一,发展优势十分显著。
(二)文旅融合发展,人才培养见成效
2017年3月,国务院颁布了《中国传统工艺振兴计划》,这为满族民间工艺的发展提供了契机。2018年5月,文化和旅游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发布了首批国家传统工艺振兴目录,辽西地区的满族民间刺绣和满族剪纸名列其中。文旅融合发展是国家大力提倡的战略,满族民间工艺的保护与发展以旅游为载体,将创意设计的满族民间工艺品推向市场,能够让满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活起来,融入百姓生活,这对民间传统工艺的发展大有裨益。除此之外,国家大力提倡非物质文化遗产进校园活动,中小学大力宣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地方高校注重技术型人才培养,提倡产教融合培养模式。满族民间工艺作为传统民间工艺,其地域特色十分鲜明,辽西地区部分学校已经抓住了这一机会,如锦州市国和小学、实验学校已经把满族剪纸引入小学生美术课堂,通过实践学习,既有利于开展美育教育,又有利于提高小学生对乡土文化的认识。渤海大学已经把满族剪纸、满族民间刺绣引入第二课堂,组建剪纸社团、刺绣社团,培养了一批具有创作能力的大学生。渤海大学满族剪纸工作坊在国家教育部主办的全国第四届艺术展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中国艺术人类学网——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主办,China Art Anthropology Institute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