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乙,乃是民族的全体。老农所讲的故事,婴儿所唱的乳歌,真实的创作家是谁,恐怕谁也说不出的。有许多故事歌谣,最初发生的时候,也许是先有一个创意的人,但形式和字句却必经过许多的自然修正,才能流行民间;因为任凭你是个了不得的天才,个人的作品,断不能使无智识的社会永久传诵的。个人的作品,传到妇女儿童的口里,不免逐渐蜕变,到了最后,便会把作品中的作者个性完全消失,所表现的只是民族共通的思想和情感了。所以个人创意的作品,待变成了民间文学,中间必经过无量数人的修改;换句话,仍旧是全民族的作品,不是个人的作品了。第二民间文学是口述的文学(Oral Literature),不是书本的文学(Book Literature),书本的文学是固定的,作品完成之后,便难变易。民间文学可是不然:因为故事歌谣的流行,全仗口头的传述,所以是流动的,不是固定的。经过几度的传述,往往跟着时代地点而生变易;所以同是一段故事,或一首歌谣,甲地所讲的和乙地不同,几十年前所讲的又和几十年后不同。这也是民间文学的一个特征。所以民间文学和普通文学的不同:一个是个人创作出来的,一个却是民族全体创作出来的;一个是成文的,一个却是口述的不成文的。 
 
胡愈之关于民间文学的两个特质——一个是民族全体的创作而不是个人的创作,一个是口述的而不是成文的——的论述,把握准确、叙述得当,是一篇难得的民间文学启蒙论文,即使在百年之后的今天来审视,也还没有失去其现实的和科学的意义。
作者并没有停留在民间文学的特质上,而是继续从艺术的本质、民族心理、社会教育三个角度,深化对民间文学的价值的阐发。他写道:
 
从艺术的本质来看,文学的发生,是由于原始人类的艺术冲动(Art-impulse)。表现这一种艺术冲动的,在野蛮人类是跳舞、神话、歌谣等等。这种故事、歌曲,虽然形式是很简陋的,思想是很单纯的,但也一样能够表现自然,抒写感情。而且民间文学更具极大的普遍性。又因为民间文学是口述的文学,是耳的文学,不是目的文学,所以在有韵的民间歌谣中,往往具有很自然的谐律(rhythm)。有许多歌谣当中的音律,决不是文学作家所能推敲出来的。再从心理上看来,民间文学是表现民族思想感情的东西,而且有是表现“人的”思想,“人的”情感的最好的东西。因为个人的文学作品,往往加入技巧的制作,和文字形式的拘束,所以不能把人的思想感情很确切很真率的表现出来。只有民间文学乃是人们思想感情的自然流露。而且流露出来的是民族共通的思想感情,不是个人的思想感情。所以研究民族生活民族心理的,研究人类学社会学或比较宗教学的都不可不拿民间文学做研究的资料。再从教育上看来,民间文学是原始人类的本能的产物,和儿童性情最合,所以又是最好的儿童文学。
 
可以看出,作者借鉴了19世纪下半叶外国学术界在原始艺术和民俗学领域里的研究成果和学术观点。作者在此文中也介绍了欧美的民间文学和民俗学的研究状况和研究方法。他说,到了近世,欧美学者知道民间文学有重要价值,便起首用科学的方法研究民间文学。作者把欧洲的“Folklore”翻译成“民情学”。他说,民情学中研究的事项分为三种:一是民间的信仰和风俗;二是民间文学;三是民间艺术。他接着简略地介绍了欧洲民情学的发展史和欧美各国的研究机构,并遵循欧美民俗学的理念,把民间文学看作是“民情学”的一部分。他说:
 
中国民族在世界上占有特殊的位置,所以中国的民间风俗,民间文艺,当然是极有研究的价值。可是中国的故事歌谣,却从来没有人采集过;虽有几个外国人的著作,但是其中所收的,也不过是断片的材料罢了。现在要建立我国国民文学,研究我国国民性,自然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中国艺术人类学网——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主办,China Art Anthropology Institute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