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就越重要。克罗齐说,任何历史都是当代史,因为其包含了当代人的认识和思考。但我认为,任何历史不仅是当代史,也是未来史。因为,任何历史都不是死的,也不是静态的过去,其是一个活的生命体,不仅通向过去和现在,也通向未来。我们的历史常写常新,不同的历史时代都会对过去和未来有不同的看法。包括今天,我们如何认识我们的中国文化和历史?认识中国人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中国的文化有什么样的特点,古代的中国为什么能在历史上领先,这其中包含了哪些智慧?这些智慧在今天是否还有用?其与我们的未来有些什么样的关联度?等等。
近期,西方学术界提出了大历史观,大文化观的概念,出版了许多不同版本全球通史,文明史,世界史,人类史,地球史等等新的著作,在这些著作中,有的探讨了不同文明间互动的历史,有的不仅探讨了不同文明间的互动关系,还探讨了人与其他物种之间的互动关系,甚至将人类社会放在整个宇宙空间中来思考。这种大的,做学问的心胸,对于中国的古人来讲是从来不缺乏的。中国古人没有国家的概念,但却有“天下”的概念,我觉得,对于中国人来说,“天下”这两个字不仅是一个地理的概念,也还是是一个胸襟的概念,一个思想的概念。所以,中国人古讲“天地人和”,把“天、地、人”联合在一起,而且还要产生“和”,这是何等重要的思想?我们人类今天所遇到的困境,一切都源于我们违背了这个“和”字,由于人与人的“不和”产生了社会混乱,国与国的“不和”产生了战争,人与天地自然的“不和”而产生了许多的生态失衡问题等等。因此,今天的中国人需要重读我们的历史,我们古人的智慧。我认为,所有新的思想都是源于对历史的思考。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思想源自于对古希腊文化的思考,那是人类轴心时代的智慧,如果我们将眼光回溯到那样的时代,我们就会看到同样是轴心时代的先秦文化,也会重新思考中国古人的文化对于我们今天的启示。
近百年来,中国人没有新的科学技术的发明,也没有新的影响世界的思想的产生,因为我们是后发达国家。因此,我们认为,西方比我们发达,我们只需要向西方学习,照搬西方的科学技术,包括制度体系,思想体系等,于是,我们努力地学英语,努力地进行国际接轨。但是今天,我们发现世界不一样了,许多我们不能解决的困境,西方人也照样解决不了,东西方的民族开始成为了共同的命运体,人类所面临的许多巨大的困境,需要东西方以及全球的智慧来共同解决,尤其需要中国人能贡献自己原创性的思想和科学技术,来与西方人平起平坐,共同探讨问题。所以,这就给予了我们中国学者们的一个重大的使命,一个重要的任务——如何产生原创性的思想体系。
我们如何才能够产生出自己原创的思想?我觉得一方面,我们不仅要站在中国看中国,我们还要站在世界看中国,要有极其开阔的视野。另一方面,我们还必须要重新理解中国,重新理解中国的文化体系,重新认识中国的文化精神是什么?中国的文化生命力在哪里?中国拥有一些什么样的可供当今人利用的文化资源?我们应该怎样学习我们的历史,怎样开拓我们的未来?所以,我认为,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中,我们还要继续发扬我们院的“前海学派”的通史与个案并重,实践与理论结合的优良传统。
这一优良传统不仅包括了对历史的研究,对理论的研究,还包括了大量的实地考察。我认为,任何脱离实践的理论都是苍白的,只有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理论才是常青,常新的。尤其是今天,世界发展得太快了,我们的思想还没有跟上去,可能许多地方都已经变化了,所以仅仅在书斋里做学问是不够的。既要做书斋学问,也要做实地考察的学问,也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中国艺术人类学网——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主办,China Art Anthropology Institute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