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修建:《世说新语》与魏晋人物
2015/3/9 9:49:08

《世说新语》与魏晋人物
中国艺术研究院李修建
在中国古代文化史上,《世说新语》是一部经典著作。提到《世说新语》,大家或多或少有所了解。中学语文课本中有一篇《周处》,说的是周处年少时,凶强侠气,为乡里所患,和山中猛虎,水中蛟龙并称“三害”。后来周处改过自新,终于成就一番事业。这则故事即出自《世说新语》“自新”篇。《世说新语》记载的众多人物大家就更熟悉了,比如三国时期的曹操、曹丕、曹植父子,竹林七贤、东晋名相王导、谢安,书法家王羲之、王献之等等。一、《世说新语》究竟是怎样一部书?
先来看看《世说新语》在中国古代典籍中的位置。中国古代的著作,最常用的是经、史、子、集的四部分类法,比如《四库全书》,就是按照这种分类方式。这四类的排列,有高下之别。经学排第一,诸经之中,《易》排第一。其次是《尚书》、《诗经》、三礼、三传等。《世说新语》属于子部的“小说家类”,“小说家”在子部属第十二类。表面看来地位不高,实际上不是这样简单。
一提到小说,我们会想到是虚构的,是编造的。这是现代的小说观,古代并非如此。古代的小说,出自稗官野史,多为道听途说,口耳相传。相对正史而言,它不具有权威性,但并不一定是虚构的。小说类,在某种程度上也有一定的历史价值。
《世说新语》记载的是从汉末到东晋二百余年间,上层社会士人的言行故事。由于魏晋时期的史籍大部分已经亡佚,所以《世说新语》的史料价值非常突出,唐代房玄龄等人在修《晋书》时,就大量采用了《世说新语》的资料。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将魏晋时期称为“世说新语时代”。一本书能够代表一个时代,除了《春秋》之外,恐怕寥寥无几。这更说明《世说新语》的价值所在。
除了史料价值,《世说》的文学价值亦非常之大。《世说》语言简约玄澹,精练传神,而趣味隽永高远,令人不忍释卷。清代刘熙载在《艺概》中提到:“文章蹊径好尚,自《庄》、《列》出而一变,佛书入中国又一变,《世说新语》成书又一变。此诸书,人鲜不读,读鲜不嗜,往往与之俱化。”鲁迅先生也称其“记言则玄远冷隽,记行则高简瑰奇”。
《世说新语》的撰者,为南朝宋的刘义庆(403—444),彭城人(江苏徐州人)。刘义庆是刘宋的宗室,宋武帝刘裕的堂侄,被封为临川王。刘义庆活到41岁,《世说新语》大概是他38岁时编纂完成的。他没有政治野心,爱好文学,招聚了许多有名的文士到他幕下,如著名文学家鲍照,陆展,何长瑜等人。所以,鲁迅先生提出,《世说新语》这本书可能不是刘义庆独自完成的,而是成于众手,是由他召集的文士帮助他一起完成的。这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此前即有王公权贵召集门客共同著书,而最后署召集人的传统,如吕不韦的《吕氏春秋》,刘安的《淮南子》,作者有许多,挂名的是一个。实际上,署为主编更为恰当。
《世说新语》的注者必须要提。梁人刘孝标,为《世说》作了注释。刘孝标(462—521年)一生命坎坷,幼时丧父,8岁被人口贩子卖作奴隶,被一富人刘实收养。刘实见他聪慧好学,所以叫他读书。刘孝标非常用功,一天到晚地读书。南齐永明年间,他出都游学,遍求异书,人们送他一个外号,叫做“书淫”。刘孝标作《世说》注释,征引近500部著作。这些著作大部分已经亡佚。他不仅补充《世说》原文史料上的不足,而且还纠正其中的不实。因此之故,刘孝标注的价值重大。刘注,和裴松之的三国注,郦道元的水经注,李善的文选注,并称“四大名注”。我们谈论《世说》,是将刘孝标注与《世说》原文视为一体的。目前市面上《世说新语》的版本非常之多,如果我们想买来看,一定要买有刘孝标注的。中华书局出了大概五六个版本的《世说》,我推荐余嘉锡先生的《世说新语笺疏》,徐震堮的《世说新语校笺》,杨勇的《世说新语校笺》。如

下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中国艺术人类学网——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主办,China Art Anthropology Institute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