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意识到这一“物尽其用”的自然而然过程背后隐含着对于面塑手艺资源的开发和利用。美国人类学家阿尔君·阿帕杜莱(ArjunAppadurai)编著的《物的社会生命》(TheSocialLifeofthings:commoditiesinculturalperspective)的一书中阐述了这样的观点:“经济交换创造价值。价值是嵌入在用于交换的商品之中的。关注交换中的物,而不仅仅关注交换的形式或功能,将使我们发现连接交换与价值的东西是政治。商品与人一样具有社会生命。”③阿帕杜莱的阐述表明了商品除了具有经济价值之外其还具有社会生命,需要我们从社会文化的角度来审视。在对于民间手艺的研究中我们发现,走出日常生活的民间手艺作为商品进入市场交换之中,其在承载农民艺人们追逐经济利益同时也将不可避免地带有一种文化意义上的附加价值。
文化的附加价值正式进入民众的视野是从“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概念开始,2001年5月18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宣布将“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作为第一批项目名单,中国的昆曲入选代表作项目名单,从此揭开了国内非遗保护运动的序幕,随之,越来越多的传统艺术加入了“非遗”的名单,加之政府部门、学术团体和大众媒体等积极的宣传推进,“非遗”以来势凶猛之态进入了民众的视野。
然而在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中,“非遗”是个相对较为模糊的概念,具体什么是非遗很多人都说不清楚。在2003年10月1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又通过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积极促进全世界范围内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在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活动以文化部、财政部、国家民委和中文文联等政府部门联合启动的“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为开端,掀起了国内轰轰烈烈的“非遗”保护热潮。而在这场自上而下的非遗运动之中,广大民众也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非遗热”。一时间民众日常生活中的传统节日、礼仪庆典、民间艺术、歌舞传说,甚至饮食都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非遗”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学术概念,而是化作种种能够被感知的物进入了民众的视野。“乱花渐欲迷人眼”纷至沓来的非遗项目使得普通民众了解并认识了非遗,然大多数人与非遗并无利益之关联,在民众视野中的“非遗”概括而言是众多纷繁复杂的文化事项。然“非遗”也与许多人的生活密切相关,自从“非遗”进入他们的视野并走入他们的生活后酝酿和上演着一场变化。
以菏泽面塑即“曹州面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获得批准前后的事件为例,在面塑手艺人对于“非遗传承人”名誉的争夺和地方政府在非遗传承人认定中的行为等事件中,我们可以窥视非遗语境下的面塑手艺资源的认定情况。手艺作为一种资源层层向上地被民众、村落、地域社会所关注和利用,手艺资源通过这种层层递进的开发利用的过程不断地做出适应性的发展变迁。菏泽面塑申遗活动始于2006年,由菏泽市牡丹区文化局积极筹备申遗工作。在申遗活动中当地文化部门组织主导了申遗的准备等各项工作,在这个过程中,当地政府,地方精英,从事面塑的艺人等不同角色在面塑申遗这个过程中分饰着不同的角色,共同上演了一场打造地域社会文化之戏。
在面塑申遗活动中手艺人、地方精英、政府都参与其中,他们将民间面塑手艺视为一种文化资源进行开发利用。以菏泽面塑申遗活动为例来分析地域社会中的手艺资源发展状况是个合适的案例,笔者亲历了曹州面人的申遗过程,也多方探访了申遗活动中各方的观点立场和行为表现:当政府、地方精英人物、村民三方共同认识到面塑作为村落文化资源,有开发利用的价值的时候,各方就都从自我的利益出发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中国艺术人类学网——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主办,China Art Anthropology Institute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