些称谓也就不存在了。吉雅说在她小的时候并不这样,看来美国的文化也在产生变化。

不过这样也好,到美国来以后,我觉得自己变年轻了,和年轻人们在一起,甚至和孩子们在一起都没有了年龄界限,也没有了架子可摆。由于大家都非常平等,所以见了上司和长辈也就没有了紧张感和拘谨感。美国的孩子们都很胆大,也很大方,什么都不怵,什么都敢说,什么场合也都敢上,什么意见也都敢提。

通过观察美国人,我的体会是,一个国家的国民性和国民心理实际上是一个国家的文化传统及社会制度所造成的,并不存在什么天性。美国人当年从欧洲来到这片新大陆,不再有传统的贵族,大家都是同样的移民。民主制度的施行,使彼此之间不再有等级。而平等与民主往往会导致创造力的增强,一个不受人为制度压制的国民,会比在长期压抑下生活的人们更容易有想象力,有自由创造的空间。

当然任何东西都有两方面,美国过于民主的制度,使很多政策的落实也不容易。因为大家各有各的想法,有时想完全统一会很难,比如医药制度的改革问题、个人拥有枪支的问题等。但总的说来我更欣赏这种民主制度。一种制度的实行和一种国民性的养成,是要有一定时间和历史条件的。有时纯粹的模仿和学习是不容易达到的,所以中国可能还是适合走中国特色的道路,但也不妨了解不同国家的文化和历史,使自己的特色更有合理性和修正的可能性。

美国会没落吗?

早上7点钟,我们就上车,开往附近的私人飞机场(佛博斯先生的私人飞机停在那里)。今天我们要离开基洼岛,乘佛博斯先生的飞机回列克星敦,后天我要出发去费城,岛上只剩下吉雅,她一个人善后,然后驾车回列克星敦。今天是阴天,早上7点天还没太亮。我们车刚开出来不久就看到有两头白尾巴鹿从树林里钻了出来,穿过公路,到另一片森林里去。

以前住在岛上,知道在岛上的森林里有许多的白尾巴鹿,但在白天从来没见过。昨天是吉雅的生日,我们到俱乐部为她庆贺。俱乐部在海边,晚上那里有篝火晚会,人们在火上烤着食物,然后喝着饮料,聆听着歌手低沉而又忧郁的歌声,时而还会传来海涛声,宛若置身于诗的意境中。我们在回来的路上,时而看到成群的白尾巴鹿,站在路旁观望,时而看到它们缓缓地通过马路。白天这些鹿很胆小,躲在森林里不出来,在晚上它们就胆大起来,如果发生什么事,它们就随时消失在森林的黑暗中。在汽车的灯光下,我看到这些鹿都很健壮、很美,有的头上还顶着硕大美丽的鹿角。

吉雅说她很高兴我在回北京之前能看到这些鹿,虽然我在美国还要待近两个月的时间,但不一定还有机会上岛上来。她也很高兴我还看到了鳄鱼,昨天白天在湖边我看到一条硕大的鳄鱼在草地上晒太阳,我过去拍照,吉雅再三警告我不能离得太近,很危险,它会伤人。这些都是岛上很有特色的动物。

不少美国人和我聊天时喜欢问我,你在美国感受最深的、最让你吃惊的是什么?我觉得是这里的自然环境。不仅是美丽壮观,重要的是它让我感到了这里的水资源、森林资源、各种野生动物资源等等的极大丰富。到处是国家公园、州立公园、市立公园等,这里所谓的公园实际上就是自然保护区。在欧洲你也能看到许多美丽的自然景色,但明显能感觉出是人工化的大自然,而在美国你看到的是充满着野性的、真正的大自然。

这一年在美国,我开车和坐飞机到过许多地方,拍了大量的照片,拍的最多的就是美国的自然风光。我太喜欢这里的大自然了,天是那么蓝,水是那么清,各种野生动物悠闲地和人共处。在我住的莱克肖尔(Lakeshore), 经常可以看到成群的野鸭子浮在湖面上。晚上它们常常栖居在湖边人家的院子里,没有人会抓它们,它们生的蛋也没有人会捡。不仅是野生动物没有人去抓来吃,就是许多树上长的果实和野地里的蘑菇,都没有人会摘来吃。在

下一页 上一页
返回列表
返回首页
©2022 中国艺术人类学网——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主办,China Art Anthropology Institute 电脑版
Powered by iwms